'>

江门亚义金软件公司

homepage | contact

40年,小荧屏折射大时代

2018-12-30 04:15

原标题:40年,小荧屏折射大时代

从广播电视到电脑手机,听三代人讲述看球故事 ——

交汇点主办的“巅峰之夜足球狂欢趴”让球迷点赞连连。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吴 俊摄

我和世界杯

从1930年至今,世界杯已经举办到第21届。从1978年央视第一次转播世界杯至今,中国球迷“看”世界杯的载体已从最初的收音机、黑白电视机、彩电,更迭成现在的液晶电视、电脑和手机。与改革开放“同龄”,一部世界杯“看球史”,折射改革开放以来,经济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方式的巨大进步和变化。

为看一场球轮流“转天线”

【采访对象】七旬老球迷 陈景霁

【看球方式】听广播、黑白电视机

“第一次看世界杯,就是1978年,只看了阿根廷与荷兰的决赛。”家住南京市秦淮区鸿意星城的陈景霁是一名资深老球迷,今年78岁的他,从那届世界杯起,每届都不落下。至今他还清楚记得那场决赛的结果:阿根廷队在加时赛打进2球,最终3比1击败荷兰队。

陈老告诉记者,1978年,家里连黑白电视机都没有,当时他在六合一个国营厂里工作,工会办公室有一台14吋的熊猫牌黑白电视机,屏幕都是凸的那种。当时也没有有线电视,屏幕上都是“雪花点”,正看得兴起时,就听见解说员一句“射门”,然后就突然没声音没图像了。一起看球的有厂里的几十个青年,大家就轮流着到室外“转天线”,转着转着,突然又出现图像了。 就这样,大伙仍看得津津有味。

当时,还有一种很流行的“看球”方式——听广播。“6号传给8号,右路起脚传中,9号插上,射门,球进了!”陈老即兴模仿了一段央视著名解说员宋世雄的解说,不但有激情,更有强烈的画面感。当时,不少人围着小小的半导体,屏住呼吸倾听,听到“球进了”之后一起站起来欢呼,就像是人在现场看球一样。

“世界杯就像一扇窗,让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。”陈老说了个笑话,看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时他很纳闷,这么热的天,替补球员怎么都裹着大棉衣?问了人,才知道南半球的季节跟我们是相反的。

万人空巷尽享“豪门盛宴”

【采访对象】80后球迷 高 宁

【看球方式】电视机和《体坛周报》

高宁是土生土长南京人,他第一次看世界杯是1994年美国世界杯,“杯龄”已逾20年。那一年,他记住了一个经典镜头:意大利队与巴西队的决赛中,“忧郁王子”罗伯特·巴乔最后时刻射失点球,叉着腰、低着头站在球门前。

“印象里1994年世界杯时电视信号质量还比较差,到了1998年法国世界杯,家里早换了彩电,画面也变得特别清晰。”从1998年开始,央视推出了“现场直播”,并且首次派解说员到比赛现场进行解说。那一年,南京城大街小巷滚动播放着瑞奇·马丁那首著名的世界杯主题曲《生命之杯》;那一年,夫子庙的足球队服卖到脱销;那一年,参赛队从24支变成了32支……他和无数中国球迷一起享受了整个夏天的“豪门盛宴”。

对高宁这样的80后球迷来说,还有两个“看球”的渠道绝对不能错过,一个是当年风靡全国的《体坛周报》,一个是央视每周一期的“足球之夜”。“当时《体坛周报》有多火?要提前一天跟报摊老板预定,不然根本买不到。一份报纸带到学校轮流传阅,那真叫‘如饥似渴’。”

“特别记得2002年韩日世界杯,中国队首次打入决赛圈,那真是万人空巷!”高宁认为,如果说在以前,世界杯还是少数球迷的专属,从1998、2002年两届世界杯后,真正成了万众瞩目的“第一运动”。这一变化的深层次原因是,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有空闲去享受运动的快乐了。

“现在谁还守着电视机啊”

【采访对象】95后“伪球迷” 胡 晨

【看球方式】手机、电脑或酒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