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>

江门亚义金软件公司

homepage | contact

专访数学家夏志宏:我的存在表明南方科技大学还是非常开明的

2018-11-04 12:48

原标题:专访数学家夏志宏:我的存在表明南方科技大学还是非常开明的
“我在学校里面可能是最outspoken(心直口快)的,副校长汤涛就说,南科大有夏志宏的存在,表明我们还是非常开明的。”南方科技大学数学系主任夏志宏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说道。
专访后,他参加未来论坛深圳峰会,与其他7名科学家畅谈深圳能否在科学和高新技术产业超越旧金山。此时,距离他从美国西北大学回国筹建南科大数学系,差不多过去了3年的时光。
八学者共话深圳,左起:饶毅、陈十一、卢煜明、田刚、王晓东、夏志宏、薛其坤、杨强
夏志宏,年少成名。他19岁从南京大学天文系毕业,26岁破解了悬疑近百年的庞勒维猜想。杨振宁曾评价:“在南大诸多学子中,做的最出色的有两位,一个是搞天文的,一个是搞数学的。”“搞数学的”是现任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田刚,而“搞天文的”夏志宏,最终也成了一名数学家。
巧合的是,庞勒维猜想就是一个从天文领域发展而来的数学问题。这个问题通俗化的阐述是:在一个万有引力系统中,其中某一个天体是否可能在有限时间内跑到无穷远?
法国数学家庞勒维(Paul Painlevé)在19世纪末证明,三体问题(比如日、地、月组成的三个天体系统)的奇点必须是碰撞解,即天体不可能在有限时间内跑到无穷远。但他提出猜想,当N大于3时,N体问题存在非碰撞的奇点解。
宇宙中的三体问题
1988年,师从美国西北大学数学家萨瑞(Donald Saari)的夏志宏在博士毕业论文中找到了一个五体问题的非碰撞奇点。也就是说,给定系统中五个质点特定的初始位置和初始速度,在万有引力作用下,其中质点的速度会越来越快,在有限时间里跑到无穷远。
这篇文章被投递到《数学年鉴》(Annals of Math)后,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,没有一个审稿人敢肯定证明是对是错。直到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马瑟尔(John N. Mather)专门开班讨论了一个学期,最终得出了结论。论文发表在1992年的《数学年鉴》上,给庞勒维猜想划上了一个句号。
1994年起,夏志宏担任西北大学数学系正教授。他曾多次拒绝担任该校数学系主任的邀请:“我说我对行政没有兴趣,也没有能力,所以就不愿意干。我做我喜欢做的事情。”
不过,这位出生于苏北东台农村的数学家,在北美经历了年少成名与事业扎根,“三十多年没有写过中文”后,却在52岁时受陈十一校长邀请,选择了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,开启了作为管理者的新篇章。
夏志宏
夏志宏高考时的第一志愿本是清华大学,应母亲“不能去北方”的要求换成了南京大学。如今,在远比江苏更南的南海之滨,初夏午后的阳光明媚,夏志宏用活泼的语调向澎湃新闻讲述了他对于大学行政一些“有意思”的观察和思考。他的眼睛本就较常人为大,眼镜片更扭曲了光影,但配合始终挂在脸上的轻松笑意,显出亲切与风趣。
这间深圳人才公园中的图书馆临时被辟作专访场地,旁边工作人员与媒体往来杂乱。但夏志宏充分发挥了他outspoken的特质,直率而生动的言论时不时吸引旁人从笔记本电脑上抬头看一眼,或是发出一阵笑声。
南科大不应有教授愿意去当人事部长
如果要从行政管理层面建设一个夏志宏理想中的数学系,首先要重新定义的恐怕就是系主任本身。他认为,中国大学的院长和系主任权力很大,但决策机制却普遍不够专业:“中国大学管理最大的不同是管理者非常随意,很多决定都是灵机一动的。当然中国发展速度很快,来不及专业化可能也是一个原因。”
夏志宏说道,他在西北大学虽然多次拒绝了系主任一职,但会参与招聘委员会、晋升委员会等各个级别的学术管理事务。在美国,大学的许多管理事务都是由各种各样的委员会完成的,他们做的决策比较专业。